一些对鹿犬的脑洞(帷幔背后)

这是大半夜回顾第三部电影后的蛇精病产物。

-----------其实都是一些碎碎念--------------

绝大部分巫师在面对摄魂怪时,觉得自己似乎一辈子都不会再笑了,凡是摄魂怪所过之处,一切生命之火都会熄灭,那是阿兹卡班,也是Sirius呆了整整十二年的地方。

所以他是怎样坚持下来的?控制着自己,不去想也不能想任何快乐的回忆吗?恐怕从James死去的那一日起,他就真的再也不会笑了吧,所以摄魂怪并未对他的神智产生毁灭性的影响,过往的快乐都化为悲伤与怒火,而后转为维系他在阿兹卡班活下来的唯一动力,也是支撑他逃出阿兹卡班去报仇的唯一信仰。

James是他唯一的阳光,但这束光在十二年前永远地熄灭了;Harry就像那束阳光的余温,但对Sirius来说,就好比让一个从黑暗中重见天日的人再回到黑暗中一样,手边空有余温,只会更想念曾经拥有的光明,想到发狂。这样活着对Sirius来说,未必会比死亡更幸福。

我不知道帷幔之后有什么,但是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人世,对Sirius来说也许是最好的告别,因为他是格兰芬多的Sirius,是伟大的掠夺者,他不需要邓布利多甚至是Harry的保护,他渴望自己能为凤凰社竭尽所能,而不是仅仅贡献一所家族的老屋,如果可以,他一定也会毫不犹豫的,去直面黑魔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帷幔背后,James张开双臂迎接他时隔十五年的亲密爱人,紧紧抱了满怀:“Hey Pads,你怎么就这样被贝拉干掉了,我还以为你能表现的更精彩点。”

Sirius感觉自己像是从云端跌落,被咒语击中后的痛楚早已在穿过帷幔的一瞬间消散,周围的画面像麻瓜的电影倒带一般飞速闪过,播放的却是他这一生经历的一切。他看到自己是如何被贝拉击中,又看到他在老宅里和Harry一起共进午餐,看到巴克比克载着他飞出城堡,看到阿兹卡班的摄魂怪饥渴地想要吞噬他的灵魂,随着时光倒流,他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在逐渐变化,快要回到霍格瓦兹时期了,他想,那马上就该看到James了。

紧接着他跌入一个硬邦邦却坚实的怀抱,发生了什么,他茫然的抬起头,看到James那张带着一丝坏笑的脸,和快要压到他鼻子上的眼镜。他的容貌竟一点没变,头发仍是乱糟糟的像个鸟窝。

Sirius抬手就狠狠拽了一把James的头发,“哎唷Pads这是对你多年不见的爱人应该有的态度吗”,他听见对方嚷嚷了起来,这是真的。

然后他慢慢抬起另一只手,抚过James的脸颊,绕到对方的背后,再慢慢收紧为一个快要疼痛的拥抱。

”Prongs.”

“恩。"

"闭嘴,混蛋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反正伟大的JKR没写帷幔背后是什么,我就当是这样了(闭嘴

评论(1)
热度(20)

© 清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