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下这篇日志,仅为纪念当年的我和你

生日快乐,宗宗。

 

很久没有这样喊你了,今天是你的生日,先祝你生日快乐。有些话想对你说,虽然你不会看到,你固执地从我的生命中彻底消失,我也不会固执的再去挽留了,逝川与流光,飘忽不相待,写下这篇日志仅为纪念当年的我和你。

 

从08年到12年,我们一起走过不长也不短的四个春秋。我记得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,也记得你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。在神界论坛,被你的文字所吸引,用站内信交流着写文的你与看文的我,真的好开心,你一定不知道,我把那时所有的站内信都小心地存了起来。后来我们交换了QQ,从开始的文学上的交流,渐渐到后来的无话不谈,念高中的我和才上大学的你,天天有说不完的话,能从白天一直聊到午夜。你不仅会写小说,还会画很美的画,你一直想和我一起写联文,可惜我写文速度实在比龟爬还慢。就算如此,我们依旧一起讨论各种文案、人设,你带我进入风月香客栈,一个小小的但是很有爱的文学社,溪月也是那时候认识的,可是我现在都不敢去问他关于你的事。

 

其实聊得多了后,我发现我们是那么截然相反的人,我喜欢平平淡淡的清水文,你喜欢大喜大悲的虐心文;我喜欢黑白分明的色彩,你喜欢粉粉嫩嫩的颜色;我喜欢清甜的点心蔬菜,你喜欢重咸的大鱼大肉…..我常常觉得,我们能在人海中相逢,成为那么好的朋友是多么不可思议,又是那样的情理之中。

 

来剑三是一年前,之前我们在玩QQ的洛克王国,那么小的一个网页游戏我们都能玩的好欢乐,后来我在小粉红看到了剑三,就这样我们一起来到了这个江湖。从小对剑客的热爱,让我走进了终年飘雪的纯阳宫,而你想要做一个医生,前往了永不落雪的万花谷。我们两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白,手拉手一起在怪堆中迷路又挣扎,死了活活了死,我们没有别的亲友,只有彼此,一起建立了香居,努力长大,那是在剑三最最快乐的时光。香居的名字也是你起的,我很喜欢这个名字,香居,相聚,而现在的香居已经不是当初我们相聚在一起的家了呢。你还记不记得,我换第一件蚩灵的时候你是多高兴呀,几天后你也换了第一件蚩灵,其实就是一件衣服而已,但是我好像还能看见,你墨黑的衣袂在我眼前轻轻飘过。至今我最爱的还是蚩灵花哥,只因为你是万花。离经易道只为一人,第一次听到这句话并不是在论坛贴吧呢,是在游戏里,你见我这个小脆皮扛不住怪的殴打,总是扑地,说毕业后就洗成离经花,只奶我一个人,你看,我真的记得你说的每一句话,可是你毕业后还是成为了万千输出花中的一朵。我们就算玩游戏都是截然相反的,我喜欢PVP,你喜欢PVE,当你天天在五小中纠结,研究各种万花的输出手法,我却在战场里杀出一条血路,和各路高手学习切磋手法,我们是否在那时开始渐行渐远?

 

我很想你和我一起来玩PVP,可是你不愿意,我从不勉强,我可以来陪你打副本;直到后来的后来,你为了浩气蓝的衣服入了阵营,开始慢慢体会PVP的快乐,你大概已忘了当年的离经易道只为一人吧。开了JJC后,我多么想和你一起去打2V2,但是你忙于各种副本,依然不愿意来打。你的花哥上线次数越来越少,秀秀的上线次数越来越多,那个时候万花和七秀出了特效武器,我做梦都想给你拍一支笛子,看你在永不下雪的花海落一场雪,可是你想要的只是扇子而已。我从来不会干涉你想做什么不想做什么,反正一样存钱罢了,后来我们的固定团真的出了一把小扇子,但当天团里偏偏有一个野人秀需求扇子,这个秀秀还是他的情缘拜托我带进团打一次的,价格一路抬到了10W,我们还是P掉了,为了这把扇子,我和秀秀的情缘翻了脸,一直到离开,扇子成为你心头永远的遗憾了吧。你知道吗,我回来也玩了个萝莉奶秀,打了无数个CD终于拿到了你想要的扇子呢,可是我又要跳给谁看?

 

不知从何时开始,我变的总是惹你生气,没玩剑三的时候,我们的观点再有分歧都不会吵架,对我来说,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的,可我做的却常常让你不愉快。还记得一朵叫燕子清的小花吗,我的小号花哥,你却说不要让他见到你,我最后还是在花海删了这个号,虽然他死的不明不白。还有一次,我忘了是什么事情你又生我的气了,我问你你也不说,只好一个人坐在小遥峰郁闷了一下午,看着你在好友频道像往常一样热热闹闹地说话,忽然想到一个问题,对于你,我算是什么呢?什么时候我们之间开始有了隔阂?过于亲近,是否反而看不清彼此间的距离?我以为很多事情,我不说你也懂,可有一天发现,就算大声呼喊你也听不到了。

 

你送我的每一件东西,我都好好地收藏着,我们刚玩游戏时,你拾取到一个装备绑定的蓝色项链,我生日时你送我的一颗幻彩珠,七夕时我们给彼此的连理枝,你还记得乐笙和燕来永结连理吗,还记得那个和你一起跳下三星望月的人吗?曾经在花海盛开的海誓山盟就像一场梦,是的,我多么希望一切不过是做梦,当梦醒来,我们从未踏入这个江湖,没有争吵没有离开,我们依然是无话不谈的朋友。

 

至今我仍然不知道你离开的原因,你不肯给我理由,只说既不回头,何必不忘。人生哪有回头路呢,也许我们的相逢是一个“X”,虽然曾经我以为它是一个“Y”,我以为我们可以一起走下去,再过几年可以参加彼此的婚礼,一起变成阿姨一起唠嗑家常话,等皱纹爬满了额头等白发如霜草,依然能一起回忆往昔。然而这些都是“我以为”,我们终究还是在各自选择的道路上渐行渐远。既不回头,何必不忘。既然无缘,何须誓言。今日种种,似水无痕。明夕何夕,君已陌路。那个会和我讨论一篇小说到深夜的人,同我分享每一首好歌的人,接起我的电话默默听我嚎啕大哭的人,和我约定要一起变老的人,再也不在了。

 

很感谢你,在我最青春美好的年纪,陪我走过一段最美丽的时光。我想我无法如你所希望,把你彻底从生命中抹去,但时间会慢慢冲淡它,不知多年后再回忆当年让我又笑又哭的你,又是什么模样。祝你找到一个能相伴到老的人,平静而幸福地走下去。

 

写到这里,我终于可以和你说再见了。

 

 

2012-10-28

最最亲爱的宗宗,生日快乐

 


评论

© 清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