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间不信——《人间失格》观后

人间不信

——《人间失格》观后

 

我知道这是个转折点,或者称一扇门更恰当。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会做好准备,打开门,而后有什么东西就悄然改变了。

 

我的眼睛给你

若不用看你就能了事的话

我的耳朵给你

若不用听你的声音就能了事的话

我的嘴巴给你

已经不想和任何人说话了

 

从第三集开始就无法控制自我,感觉力气被一点点抽干,头脑在嗡嗡作响。我注视着大场诚的双眼,那是多么美丽的一双眼睛呵,乌黑的瞳仁中闪烁着灵魂温柔而坚强的光芒,似乎看着这双眼,就能充满希望。但看那晶莹透彻的光芒被一点点吞噬,看着它闪闪摇摇地挣扎,欲逃不能,反击无力,从最初被一小口一小口地撕咬,到最后被大块大块地生吞活剥。他站上天台的边缘,一步步后退,迈向死亡,眼里弥漫着绝望的灰。

 

于是发现自己再流不出一滴眼泪,张开嘴发不出任何声音。看着他摔下去,重重砸在地上,暗红之花于身下绽开。诚,是死了吗?我竟暗暗乞求不要救活,不要有希望,救活了会遭受更多虐待,任何希望都会迎来更大的绝望,在这个失格的人间,只有死亡才得以解脱。

 

诚真的死了,法律判决为自杀,可我们都知道他是被人杀死的,是谁?谁才是凶手?该去恨谁,向谁复仇?

 

是迷恋暴虐镜头的新见悦男吗?披着老师伪善的外衣,暗恋留加得不到回应,留加却爱上转校来的大场诚,于是处处设计栽赃陷害诚。新见越来越迷恋用长焦镜头拍摄到的血腥暴力,直到他诱劝留加也去死时,其人格已然全面崩塌,彻底沦为死亡的俘虏。

 

是将学生当做撒气工具的宫崎吗?相亲屡次失败导致心理失衡,被学生轻视,被同事嘲讽,得不到他人的认同便丧失自我价值。在新见的设计下将一切归咎于无辜的诚,以体罚虐待他泄愤,借此填补内心不断膨胀的恐慌感。

 

还是恩将仇报的武藤?这个家境优越却胆小怯弱的学生,花大把的钱买不到留加的人心,无论上多少补习都赶不上年级第一的诚,若想被追随,必须成为强者、第一,当他尝到作为强者欺负他人的滋味后,立刻将过去诚给他的帮助抛得一干二净。

 

影山留加,是你吗?抽干兔子的血,折断武藤手臂却嫁祸给诚的人,为什么要爱上诚?连一点点信任都给不了的你,拿什么来爱他?你向最爱的少年伸出手,是要挽救他,还是给他走向死亡的勇气?留加,留加,你活该痴了疯了,一辈子烙刻下他的名,要我如何不恨你!要我如何恨你!

 

亲爱的、为子复仇的父亲,难道你不是逼死亲生儿子的一员吗?眼里只有成绩的父亲,你该相信他的,只要你是一个父亲。骨血之情是心灵的最后一道护防,但你亲手拆了这道堤坝,任凭污浊的洪流将他湮没。

 

比那些被抽干血的兔子更单纯的,森田老师,你就无罪吗?被人利用浑然不知,小小地烦恼着工作与恋情,察觉不到班级的异样,对学生无能为力,带着愚蠢的天真幻想生活在自己的小天地里。明明是同一个世界啊!为什么你能活着,为什么你能这样安然地活着!

 

是的,所有人都是凶手,暴力与温柔化作同样锋利的凶刃,刺进诚的五脏六腑,直到他再也挣扎不能,流尽鲜血死去。我忘不了他跨出天台时的眼神,那是失了光泽的黑珍珠,是雾气笼罩的死水,谁都无法相信,相信了就一定会受伤害,他别无选择,只有死亡才能得到永远的救赎。

 

太阳来了,请不要照我

黑暗,请永永远远地遮荫我

我的眼睛给你

若不用看你就能了事的话

我的耳朵给你

若不用听你的声音就能了事的话

我的嘴巴给你

已经不想和任何人说话了

 

这是一个罪与罚的故事,伤害他人的必定得到惩罚,但孤独绝望中死去的诚不会再回来,人间依旧失格,这场循环从不为谁改变。按着顺序,早晚都会轮到的,突然间出现在眼前。

 

如果能再一次投胎的话

希望生长在没有纷争的世界

不想憎恨谁而义愤

想要生长在和平的世界

没有任何纷争

大家彼此互相扶持的世界

如果有伤害的话,也不能说要杀人

身为人应该尊重生存的权利

 

再见了。

我深爱着的,那个有着爽朗笑容的名为诚的少年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其实到这里就可以了,但我还想说一些,关于光一和刚的。

 

这部剧对我的影响之大,此二人可谓罪魁祸首。二人在与剧中的诚和留加同龄的十五岁时接到这部剧,第一次的主角体验却拿到这类剧本,疑惑之余难免有代入感。事实上,在诚和留加身上的确能找到二人的影子。光一是意志力强大的男人,他不喜言语,但就如留加一般,生来具有着令人情不自禁想要追随的气质。而刚是既坚强又温柔的人,很多时候他的过于心软反而留给人可乘之机。

 

熟悉KinKi的人大概知道了,我想说的那段黑色时期,那段时期刚的音乐才华如涌泉般喷发,也是那段时期,他不断地变换造型,企图寻找突破口;害怕站在人前而吞食大量胃药;抛弃相方单飞的质疑声压迫得他不能呼吸;经历死亡。00至03年的很多东西我不敢去看,我不懂他为什么会发生颠覆的变化,就如我永远不懂他写下溺爱论时的心情,“好想死死看,好想死死看,和你死一次看看”,不懂他是如何面对令人无处遁形的闪光灯发表“人间不信”论。

 

幸好,站在刚身边的人是光一,而不是留加。光一自然也不能理解阳光开朗的相方怎么变成这样,01年二人关系如紧绷的弦,但之后光一开始慢慢站到人前,一言不发地挡去诸多流言蜚语与舆论压力。从那时起他似乎就有种自信,无论刚变成什么样他都能全盘接受。(非脑内,当时他说的原话具体不记得了)或许这个追求现实的行动派所做的并不是最正确的,却是最合适的。我不知道什么样的感情才能给出这份信任,因为我还不曾经历。后来刚通过音乐自己走了出来,但我仍旧感谢,那个始终站在他身边的人。

 

看完人间后我想了很多,为了调整心情去听他们的歌,第一首放了《永远》,结果憋在心里的惶惶与悲伤全被这歌催了出,但更多的是感动和释怀。KinKi即将跨入第二十个年头,自《人间》拍摄至今也已十六载有余,时光是最不需要证明的论据。

 

“所以呢,我们要以绽放三百年的心情一起走下去。”

“KINKI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们活不了那么久啦。”

 

所以说三生有幸遇见你呀,笨蛋。我们是带着过去和未来生活的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P.S:写完后我突然想起一个旧档,是某期DB,嘉宾推荐一个食物,刚就问吃了那个能不能治人间不信,光一默默回了句,不能治,但吃了身体好了,心情也会变好的。我一下子噎住了。


评论(1)

© 清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