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掐版权算我的] 盗墓笔记8试读

反正大漠苍狼2上市也一周了,忍不住还是把试读扔了上来,就当给盗8打广告,要掐版权算我的(←这句话红了)

感谢手打的GN,辛苦了。

支持三苏请买正版。

----------------全五章-----------------

第一章

我在小旅店的厕所里,看着镜子里面的脸,有很长很长一段时间,我没有任何的想法,我只是看着镜子里的人。那个人很熟悉,但他不是我。这种感觉非常奇妙,混合着一种“逃脱”感和“恐惧”感。我好像借由这张脸“逃脱”看作为吴邪的命运,但是进入了一个更加让人不可能控制的“人生”里,这种不可控制是真正的不可控制,包括了无数的可能性。我几乎无法预测,我之后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子。

最开始的时候,我即使没有面对镜子,都会轻微地发抖,现在好多了,很多东西,一开始你会觉得无法接受,但一旦你接受了,也就这么回事而已。在就范之前,我从来没有想过,所谓的“面具”,可以做到这种鬼斧神工的地步,我即使贴着镜子,都可以看到面具的毛孔和我原来的皮肤几乎没有区别,只是感觉粗糙了一点。以前看到闷油瓶的时候,还觉得那是一种高深的旁门左道而已,现在我真的佩服了,这种手艺,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发展出来的。

头发染成了斑白的颜色,三叔的斑白是他历经多少年的痛苦才沉淀下来的痕迹,而我的斑白,却只需要几个小时,就看着毫无差别,这么一来,反而觉得三叔的痛苦是多么的不值得。那个姑娘说,这张面具,可以不需要任何保养使用四个星期,但在这期间,即使我想撕夜撕不下来。中国的易容术,其实是一种发展非常成熟的化妆术,和现在的塑化化妆非常相像,但是因为目的的不用,所以面具的成本比塑化化妆要高得多,不可能在现实中大量推广------只有真正掌握了技术的人,或者是有非常重要目的的人,才会使用。

最难的活儿,是做一个现实里存在的人的脸,不是变成一个陌生人,而是变成一个熟悉的人,这就需要带上面具的人。达到神态的高度相似。“我只是给你一张皮,这张面具除了戴在你的脸上,还需要你自己戴到你的心上”。她临走的时候,淡淡的看着我,说了这么一句话。戴在我的心上?我看着镜子里的“三叔”,摸了摸自己的心口,想着当年解连环戴上三叔的面具时,有没有也被这样教诲过。但是这么多年来,他真的戴上了,戴在脸上的面具能撕下来,戴在心上,又会如何?

我看了看手表,时间到了,用水洗了把脸,用毛巾擦干,面具没有融化掉,看来最后的一步也成功了,就叹了口气。回到卧室躺在狭窄的单人床上,我开始琢磨今后应该怎么办?今后的一切,包括我说话的样子,都是一个空白,我什么都得想好。最早升起的一个念头,是想脱光了去外面跑一圈,反正不是我自己的脸,我可以做无数以前怕丢面子而不敢做的事情,比如说,闯女厕所、头上顶着痰盂之类的。但随即摆脱了这个念头。

我戴上面具的目的,是为了让三叔所有的盘口再重新整合起来,提出所有还可以提出的资源,用来营救闷油瓶他们。这是我唯一的目的,但我首先要做的是不可以被识破。我的声音没法伪装,这需要专门的训练,想也不可能我自己杀到他们中间,嬉笑怒骂把他们都搞定,我又不是影帝,以我的这种气场,肯定几分钟就会被人识破的。
这事只可智取,不可力敌,还得得了便宜卖乖,最好的情况是,我不用和他们正面冲突,我只要远远地让他们看一眼,然后使用一个代言人。

深吸了一口气,我知道我必须得到潘子的帮忙,只有他最熟悉三叔和三叔下面人的秉性,但是,我真的不想把潘子在拖下水。
他应该走出来,至少应该在出口徘徊,不应该再走回去了。
但除了潘子之外,还有谁可以帮我呢?我想来想去,想不出任何一个人来。我这才发现,没有了三叔,我在这个圈子里真的一无所有。我拿出手机,一个一个名字看下来,就发现短短几年之间,太多东西都物是人非,所有的一切都不一样了。

最后,还是拨到了潘子的那一栏上,我闭上了眼睛,说了声“对不起了”,就拨通了他的号码。
潘子应该还没有回来,否则他一定会打我的电话,外面是傍晚,不真的他今天又遭受了如何的揶揄。也不真的他看到我会是什么样的表情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觉得很好玩,但是同时,又觉得有一种无法抵御的低落。

我翻身起床,从衣橱里拿出一套衣服,那是那个姑娘给我的,是三叔喜欢穿的那种带点古风的外套。我脱掉了我的T恤,换上了那套衣服,心说小花的服务真的很周到,非常合身。想着我发给他一条短信:“谢谢”。但是没有回音。
走出门口的那一刹那,我有意挺了挺腰板,提醒自己,出了这个门之后,我就是另外一个人了。但是,很快我就发现不用刻意,走在路上,我的步伐自己变了,走过大堂的时候,我照了下衣冠镜,发现我的眼神里,透着一股异常的冷冽。
第二章

我在湘江边上的咖啡馆里和潘子碰头,潘子看到我的那一刹那,一下子愣住了,我看着他浑身发抖,看着我几乎说不出话来。

但是,他几乎立即就意识到了什么,慢慢冷静了下来。

“小三爷?”他看着我,试探的叫了一声。

“果然还是瞒不住你”。我就苦笑。

他还是看着我,良久才出了一口气,坐了下来:“你这是要干什么,这东西,你是从哪儿弄来的?”

我把我的想法,还有小花给我面具的事情对他说了一遍。我告诉他,我觉得这事唯一可行的计划了。

他看着我的脸,很久没有说话,好像在思考,好像又在打量做的逼真的程度。过了很久他捂住了自己的脸,深吸一口气,然后点头道:“你真的决定这么干了?”

我点头。

“小三爷,三爷的日子 ,不是人过的,这话有很多种意思,总之,以你的品性,绝对扛不过去。”潘子道,“你知道,我们都在和什么人打交道,但是,你看到的,只是我们最温和的一面,这个行业真正的面目,是超出你的想象的。”

我叹了口气,这种话,我知道潘子绝对不是在危言耸听,他说这些话也是为了我好。

“我想去救他们。”我道。“我很想去救他们,我不想这件事就这么结束,所以,扛不住我也会扛。”

潘子继续看着我,问道:“面具能维持多久?”

“四个星期”。

他点了点头:“那时间有点紧,我们必须加快时间了。”

我看他的意思是同意了,松了口气,潘子这一关算是最好过的,之后问道:“你觉得应该怎么办?我们第一步应该做什么,去找王八邱算账吗?”

潘子摇了摇头:“你知道刚才我是怎么认出你的吗?”

我摇头,他继续道:“你犹豫。在你刚才看到我的时候,你的脸上满是犹豫,这是你特有的表情,在三爷脸上,是看不到这种表情的。”他顿了顿,“所以,我们要做的第一步,应该是让你毫无破绽,否则,你只有一张空皮囊。那些人都是人精,你谁也瞒不过。”

我摸了一下自己的脸,心里想着我真的犹豫了吗?潘子就指着我道:“就是这个表情,你必须完全改掉你的犹豫。”

我叹了口气,心说这几乎是我的本能,我怎么改得了?

潘子看了看四周有没有禁烟的符号,发现没有后就点起烟道:“三爷遇到的事情,一定是自己先有一个判断,很少会征询别人意见的表情,看人的时候,他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,这些你都没有。”

“那怎么办?这种东西太难了,我只露几面,你替我扛着行吗?”我问道。

潘子苦笑着摇头:“在几个月之前也许还有可能,现在你也看到了,他们不会听我的,你要实行你的计划,你需要实打实的站在我们面前,告诉别人,你就是三爷,你回来了,不听话的人准备死。”

我想了想就觉得不寒而栗,马上摇头:“我肯定做不到,这个太难了,就算天天练也不太可能做到那种地步。”

“你刚才不是说要扛吗?小三爷”。潘子看着我,“这只是第一个难关,你还没有尝试就说做不到,那之后的所有事情都是做不到的。这不是拍电影,这是真实的生活,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。”

我看着他的眼神,意识到他是想让我知难而退,但我知道自己正处在底线上,是退无可退的,我终于道:“好吧,我会做到的”。

潘子继续看着我,看着我的眼睛,我努力传达一种不是犹豫的坚定,他终于把烟一掐:“走吧,我们找个隐秘的地方继续,我来想想办法,你也要随时记住,你现在就是三爷,这里到处都是三爷的老兄弟,眼睛太多,你逃不掉的。”

我点头,他起身,忽然对我道:“三爷,走吧。”

我愣了一下,随即明白了是什么意思,忽然觉得涌起一股难受,好容易才忍住站了起来。他走是我的前面,帮我把门打开,我忍住道谢的冲动,径直走了出去。

那一刻,我忽然觉得我开始失去了什么,那失去的东西一定是我平时没有注意到的,但在这一刻,我却觉得无比的沮丧。

正想着,忽然前面的路边有几个人分别从几辆车上下来,全部朝我走了过来,我一看就一愣,竟然是王八邱。

我回头看了看潘子,潘子也是一愣,就见王八邱带着四个人,看着我笑:“三爷,什么时候回来的,怎么也不通报一声,兄弟们还以为你除了什么事情呢?”
第三章

我刚想说话,忽然意识到不对,我一出声就露馅了,现在不能说话,只能想还能怎么办。

三叔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办?三叔这个时候会怎么办?

我脑子里乱成一团,眼看着王八邱就到我的面前,看见我的脸,他立即出现了诧异的神情。

我看着他,瞬间只想出唯一一个不会露馅的办法,我迎着他上去,抡起左掌就狠狠地朝他鼻梁上打了过去。他猝不及防,被我一下打翻在地,我的手立即传来剧痛,但还是咬牙忍住,立即上去又是一拳,把刚爬起来的他又打翻在地上。他杀猪一样的叫起来,我想起上次吃饭时他的话,也真的火了起来,反正不知道能不能瞒得过去先打过瘾再说,直接站起来对着他狂踹。

那家伙看着挺狠,打架非常面,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,他身后的几个手下终于反应过来冲上来,潘子立即拦在我的面前,对他们道:“想死就来,一刀一个,三分钟不把你们干掉我就是孙子。”

潘子的狠是所有人都知道的,一时间四个人都不敢动。

这时候我打的自己的手都没感觉了,怕等下治手的费用比这家伙都多,也不能太过分,又踹了几下,转头就走。

潘子看我走了,呸了一口,也跟着我来了。我们走过一个路口,看到那几个手下立即去扶王八邱,当即加快步伐走到他们看不见的地方,之后挥手,发现自己的手肿的像馒头一样。

“下次用巴掌。”潘子道,“用拳头打他是给他面子。”

我看了看后面,就问:“没露馅吧?”

“不一定,他一定是布了眼线,一直跟着我或者你,看到你现在的样子。以为三爷回来了,立即过来看风水,刚才的反应不错,就是打的不够狠。”

“还不够?”

“要是我下手,咱们就不用担心他有没有看出来了,”潘子道:“不过不管他有没有看出来,这一顿揍他肯定也迷糊了,暂时不管他,我们快走。”

我们一路上了出租车,潘子说不能去我原来的旅店,也不能去他那里了,到今天晚上肯定全长沙都会知道这个消息,得先躲起来,但也不能躲的太久,因为三爷从来不怕那帮鸟人,明天一定是一场硬仗。

如果明天能熬过去,立即就回杭州的本铺,就可以消停很长一段时间。

我点头,他就道:“今晚不能睡了,我得告诉你怎么才能混过去,不过,明天也不能像我说的那样硬碰硬,一个晚上你肯定没法学成三爷的样子,明天我找个地方,你在里面,我在外面,让他们只能看到你的脸,你不用说话,但是要训他们。”

“不说话怎么训?”我奇怪道

潘子就神秘的一笑:“我等下教你三爷神技的第一招,沉默中训人。”

当天晚上,我几乎通宵在练那沉默训人的招数,其实就是隔空摔账本。

潘子说,我三叔生气的时候,一般很喜欢骂人,但他暴怒到了极限的时候,反而会沉默。他会把有问题的账本拿出来,让问题账本所在堂口的人在外面等着,如果解释得体,他就放下,如果有问题,他会把账本甩出来,那人就知道自己完蛋了。

账本一定要摔得准,但也不用太准。但我的问题是,我必须认得所有盘口的人的脸。明天还会来一些副手,人数加起来可能超过三十个,潘子这边又没有照片,潘子只能先布置一个图,他明天会让那些人按照顺序站着,然后排上号,我听到名字就硬记一个号码,把本子往哪个号码那边甩过去。

我练习了一个晚上,终于略有小成,扔着扔着也有了心得,最后,还需要摔一个烟灰缸,作为总结。这烟灰缸要扔向潘子,作为他办事不利的惩罚,以便潘子可以借这个发飙。

我看来一下那个即将被摔的烟灰缸,它是清明后期的珐琅彩盘子,不由得心说潘子你可得接住,我这一摔就六千多块呢。

凌晨的时候,我睡了一会,潘子在早上五点的时候,群发了短信:“收磷,九点,老地方。”

这也是暗话,和龙脊背一样。

我们两个起来后穿戴整齐,出门时潘子就道:“三爷,你就是三爷。”

我看着他,不知道他是在对我说还是对自己说,刚转弯出去,忽然从路口的暗处出来一个人,一刀就砍在了潘子身后。

猝不及防下,潘子一下翻出去几步,后背的血洒了一地,那人回身立即朝我扑了过来,手里是一柄砍刀,对着我的脖子就砍。

我急忙闪过,潘子已经爬起来,一把揪住那人的后领,几下就把刀抢了过去,那人用力挣脱了,我立即看到他后面的黑暗里,走出来了六七个人,

他们都拿着砍刀,二话不说,朝着我们扑了上来。

潘子的后背已经被血染红了,他抓着砍刀,轻声对我说:“不要跑,看着我,镇定。”

我的身上全是冷汗,没有说话,就见潘子把刀一横道:“才七个人,王八邱舍不得出钱吗?”

“王八邱?”我看着那些人,忽然意识到了是怎么回事,这些可能是王八邱派来灭口的,那他是怎么找到我们的?他的眼线真的这么厉害?

那些人的表情,冷的无法理解,我甚至不认识他们,他们散发出的那种感觉,忽然让我非常害怕,即使在斗里,遇到那些奇怪的东西,我也没有这种奇怪的害怕感,我想到以前我还是小三爷那时邱叔的样子,他还偷偷塞给我零花钱,我一下子觉得人可以很势力,但不是应该有底线吗?

比鬼神更可怕的,是人心,这就是人心吗啊?我看着潘子后背的血,那道刀痕让我觉得无比目眩。
第四章


潘子砍翻了三个人后,其他人立即跑了。

他看了我一眼,靠在墙上喘气,就道:“王八邱是商人,这种事情不专业,要耍狠的,靠这种人是不行的。”

我苦笑,问他要不要紧,上去扶他,他摇头,让我别过来:“大老板扶着被砍的伙计,那就是没落了,我没事。”说着指了指另一边,我发现那几个人还没有跑远:“他们肯定还有一半的钱没到手,非得弄死我们才行,还想找机会偷袭。”

“那怎么办?”我看着那个方向,“你这样会失血休克的”

“不会,老子失什么都会休克,就是不会失血休克。”潘子道,他站了起来,我看到后面的墙上全是血迹,“走,我们就追着他们走。”

走了几步他停了停,我发现他的表情有点痛苦,但是他皱了皱眉头,没有做声。

我们一前一后向那几个伙计走去,潘子横着砍刀,把刀刮在墙壁上,一路刮了过去,这是打架斗殴最下等的恐吓方式。以前这种事情一定不需要他来做,但是现在,是有我们两个人了。

乌合之众就是乌合之众,那几个小鬼就这么被潘子逼得一直退到大路边上,潘子的血把他的裤子弄湿了。他放下刀,看那几个小鬼还是没有逃走,而是直直的看着我们,显然是看到潘子的样子,知道他迟早会倒下。

我们站在路边等出租车,但是,举目望去,我就心叫不好,这个地段要打上车比杭州还难。

我忽然就觉得这是世界上最悲惨的事情,我们被别人砍了,然后我们在虚张声势,撑到了大路边,但是却不到车(原文),也不知道是不是潘子拿刀的原因。

眼看潘子靠在树上,马上体力不支了,我非常焦虑,想到刚才潘子说的这是不专业的手段,难道三叔不在了,我们就会被这种不专业的手段逼成这样吗?

那几个人渐渐靠了过来,看潘子死死捏着砍刀,看了我一眼,显得也有些无奈。我忽然很想打电话报警,但那一刹,我忽然想起了他的话。

“有些事情你是扛不住的。”

我一直以为他所谓的扛不住是各种巨大的来自于各方面的压力,我没有想到,扛不住是这个样子。这么没有美感,这么赤裸,眼看自己的好朋友快不行了,还要假装镇定,又不能选择逃跑,不能选择其他帮助,只能在他们的游戏规则之下死扛。

我的手在口袋里捏成了拳头,想着如果潘子不行了,我应该怎么办,接过潘子的刀继续吗?

这时候,我忽然看到对面那几个小子一阵欢呼,接着从另一边的道路又冲出来十几个人,所有人都拿着砍刀。

两帮人一对话,立即就看向我们,领头的一挥手,迅速向我们逼过来。我心一凉,心说竟然还有人。

潘子猛地站了起来骂了一声道:“呦呵,是南城的小皮匠,王八邱消息挺灵通的啊,知道我和他的过节,三爷,你往后靠靠,别弄脏了衣服。”说着把刀往树上拍了拍,一个人向他们走了过去。

但是没走几步,对面的人却都停了下来,都看着我身后。我看见他们的表情很尴尬,潘子也觉得奇怪,停下来回头看。

我回头看到我的身后路边的几辆车里,车门陆续打开,走出来好多人,霍秀秀走在最前头,穿着一身休闲装蹦蹦跳跳的上来,勾住我的手,对我道“三叔,好久不见,还记得我吗?”

我看到另外一边小花穿着西装和他标志性的粉红衬衫,一边发着短信一边也走到我前面,头也不抬的发完了,才看看对面的人,说道:“送三爷去老地方,遇到王八邱,直接打死,算我的。“
第五章


不管是人数还是声势,我们这一边都绝对的优势,对面的人立即瓦解。

小花看着退后四散而跑的人,把手机揣入自己的怀里,对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,立即就有一些人追了上去。

我看见四周好多行人远远地看着我们这边,觉得这样目标太大了,就对小花说道:“算了。“

潘子走了回来,道:“花爷做得对,这些人一定要让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,其他人再想找人来暗算我们,对方接生意的时候想到前人的下场,就得好好考虑考虑了,”说着看向小花:“花爷,又欠你一个人情。”

“扛得住吗?”小花问他。

潘子点头,小花指了指后面:“上车”。说完看向我就笑:“三爷,走一个。”

我心中暗骂,他妈的,你特地设计,就是来看我出这个洋相的吗?一边正了正形,跟着他们上了车。

小花开车,我坐在前座,秀秀和潘子在后座,开始给潘子处理伤口,一时间满车的血腥味,潘子就道:“对不住了,丫头,又把你们的车弄脏了。”

“又不是第一次了,你跟着三爷,这种场面还少吗?”秀秀不以为意道。

我问这是怎么回事,你们怎么来帮我了?

小花没有回答,而是看了看我:“活儿不错,那丫头果然值那个钱。”

我知道他指的是哪个给我戴面具的丫头,下意识摸了一下脸,说道:“你不是说,这张脸是你唯一能帮我的,怎么现在又来了长沙?”

“我不是为了你来的,”小花道,“我是为了三爷来的,现在不是我帮你,是你在帮我。”

我心中奇怪,潘子在边上道:“花爷是我叫来的”

我回头看潘子,他就说,他昨天对所有和三叔有业务关系、关系还不错的人,或者是以前的朋友,都发了信息,说是三叔这里出了一个“大海货”,也就是无法估价的非常珍贵的东西,让所有人都过来看货。

这是一种声势,我们现在只有两个人,就算租辆豪车,看上去也非常的寒酸。以前三叔就算一个人,因为气势在,走在道上所有人都觉得他是带着风的,但是三叔出事之后,各种混乱下,这股气已经散掉了,他下面那些小盘口的伙计,杀来杀去,杀气被提起来,他们会有一种错觉,就是自己的气已经能压过三叔了。现在,我们需要在声势上把他们重新压回去,要让他们在看到三叔的那一刹那,就发现自己的杀气只是一种错觉,人只要第一口气被压住,后面再横也横不起来。

“我在北京一团乱麻,要没有那个短信,我就得被困在北京。”小花道,“看了短信,我就觉得你真的做了选择,我也有了借口可以过来。”

我看着他身后的人,问他那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情,为什么不能直接从这些人里挑人出来夹喇嘛,他不是还挺拉风的嘛。

小花看了看后视镜道:“霍家老太的事情,我还瞒着,没敢说出去,但是霍家已经开始乱了,他的几个儿子非常难弄,现在他们就等着让我给个交代,告诉他们奶奶去哪儿了。”

霍家老太和小花一起出去夹喇嘛,现在霍家老太一行人都没回来,他回来了,我立即明白了他所谓的困境。几个儿子,肯定会有家产的问题,一方面要一致对外,比谁对奶奶更重视,质问小花的严厉度就是表达自己孝顺的指标,解家和霍家本来关系就很微妙,现在这么一来,一定演变成剑拔弩张的地步。

“我要离开北京,我们两家可能会打起来,给第三方机会,北京的圈子太乱了,琉璃孙被你们一闹,也盯着我们讨说法,新月饭店的人更麻烦。”

小花道:“你们的屁股一直没擦干净,霍家一内乱,前债后债一起还。”

“那你现在过来……”我担心道“岂不是也会出事?”

“不要紧”小花道“霍家的人也来了,这种大事,谁都不会错过,三爷的信用一直很好。”

霍秀秀就在后边道:“嘿嘿,不然我怎么会在这儿。”

小花继续道:“我也没法借人给你,所有人都被盯着,我一动一夹喇嘛,立刻就会出事。这件事上,我比你还被动。”

我会有看了一眼潘子,他的背上全是云南白药,血好像止住了,但他面色苍白,显然是失血过多。这时他见我看他,就道:“没事”。

我叹了口气,也就是潘子,这时候还能扛。

小花的车绕过一个路口,我发现到了一条大马路边的茶馆外,

这个茶馆很不起眼,但我立即看到,茶馆外面非常热闹,聚集了很多人。

小花看了一眼潘子:“人还不少,看来都做了准备、”

潘子揉了揉脸,说道:“三爷,准备了,咱们得让他们屁滚尿流。”

我看着那些人,深吸一口气,点头。小花靠边停车看着前后,等车里的人都下车了,就对我道:“走!”

我们四个人同时下车,小花手插在口袋里和潘子走到我们前面,秀秀一下贴上来挽住我的手,茶馆外的人群马上乱了起来,无数的声音骚动。

“三爷来了!”“真的是三爷!”无数人叫了起来。

我们面无表情的往茶馆里走,所有的人都自动分成两排,我看见他们惊恐畏惧的脸,忽然有个一股快感,腰板不由得挺了起来,嘴角不由自主的想冷笑起来。

(完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遇到王八邱,直接打死,算我的。”

......哎哟花爷您真是太爷们儿了!!!

一场盛大的悲剧已经开始了。


评论

© 清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