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耽武侠阅文笔记(随看随更)

       大概千古以来的每一个文人,都有成为一个侠客的梦想。

       身处一个平凡的世界,却心怀另一片天地。因而那个光风霁月、侠骨柔情的江湖,于我,也许能称得上是救赎。若是一段时间不读武侠,我就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。可是每读一本武侠,就像饮鸠止渴,平复得了一时,却越来越深陷其中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怪戏》+《大梦十八年》by:大醉大睡

       我花了三天看完大醉的《怪戏》,其实按我正常的速度,绝对是一日内能不眠不休看完的。可是太久没见到如此精彩纯正的武侠,就如同好不容易收到《吴钩·断玉刀》时那样,想看又不舍得看,放下又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   大醉的这片江湖,在我心中能排入江湖前三。一是《吴钩》,爱到恨不能抄写上千万遍;二是《天涯客》,班上一个上课常打瞌睡的学生,只因其与文中最喜欢的人物同名,每每想罚都不忍下手;三,便是《怪戏》。

       很有意思,古龙笔下总令人难以忘怀那群风神俊秀的男子,妙僧无花,飞刀小李,浪子叶开,还有在破晓晨光中闭眼微笑的花七,在千军万马中来去自如的西门……《怪戏》中当然也不乏这样令人一见倾心的男子,可掩卷之后,难以释怀的竟是那群身世凄凉,却又绽放得比谁都夺目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我在萧玖和闻晨之间犹豫不定,这两个惊才绝绝的女子,我自己都说不出更爱哪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她们很相像,可又有不同。萧玖过早地背负不该由她来承担的命运,在别的女孩子尚且天真懵懂的岁月,她已然习惯忍辱负重,谋定后动。我爱萧玖,就爱她的这一点,不论何时何地,何种苦难都侵蚀不了她坚韧的内心。她始终是一个拥有着自我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而闻晨,豆蔻岁月的她便是那个天真懵懂,美如璞玉的女孩子。可是命运对她何其残忍!初遇非人,竟将自己一切交付出去;再遇秦二,却是那样的境地。十多年的风尘漂浮,遇人无数,只把她锤炼得脱胎换骨,却不变当年之情。我很能理解闻晨在濒死那一刻抓住秦二诉说的那番真心话,只因我和她是完全一样的人。知你不喜欢我,我绝不相扰,只不想在生命最后一刻留有遗憾。可要我说,亲爱的晨娘,秦二门主其实配不上你,哪怕他轻功剑法独步天下,为人正义善良从不偏袒,心细如发又不拘小节,哪怕他两次救了你的性命,他还是配不上你。他怎能体会你那颗千锤百炼仍玲珑剔透的心?他怎能给你寄旅般的命运一个不再漂泊的归宿?所以当看到最后,一切尘埃都已落定,在英雄镇,不屈帮,一间油烟四起的厨房,闻晨向鲁逢春迟疑地伸出手,而那个大大咧咧漫不经心的男人,认真地握住她的手,我想,这也是我能想到的最幸福的结局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归雁记》+《涸雪记》+《青岚记》 by:薛荔藤萝

       说实话,如果以金梁古温的要求去评这篇武侠,那只能是鸡肋——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。

       然而在武侠式微的年代,我们真的不该求那么多,何况这篇真的还是不错。从剧情起伏,到人物塑造,江湖百态,侠骨柔情,皆在作者笔下徐徐铺开。

       然而我想要说一说作者的留白。

       留白是种艺术,却总被当下的作家忽略,写剧情非要写到细枝末节,写感情非要写到声嘶力竭。可是这位作者,我不知该哭还是该笑,处处有留白,每逢重要剧情,必留白处理。

       拿我最爱的几段剧情来说,罗宛失忆,应天长骗他和自己结拜兄弟,又骗罗宛说他的全家是他所杀,罗宛握住了刀柄,我也提心吊胆握紧了手机——下一章突然就是罗宛醒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另一段,罗宛冲进败雪阁地宫,在极寒的地宫里耗尽内力保应天长的性命,我正要兴致勃勃看两人如何破机关开地宫门如何并肩共渡难关——下一章突然就是离开地宫了,应天长将走火入魔的罗宛托付给友人照顾。

       当真吐出一口血,而诸如此类留白全文还有许许多多处。其实整篇小说的时空架构是非常宏大的,出场人物虽多,但都有自己的特点,各方分属的势力也是一目了然,可见作者逻辑之清晰。只是这处处留白的处理,让我总感觉,我是看了一篇精彩的大纲文。明明有很多可以丰满的剧情,却都被作者一笔带过,真的是非常可惜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朗月笑长空》by:耳雅

       将这位作者的鼠猫系列归入原耽,应该并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 《朗月》是耳雅早期的作品,她是一个高产的作者,也是一个长情的作者,但我更想说的是,耳雅是一位被低估的作者。我七八年前接触她的作品,当时就听闻有些姑娘因她笔下的鼠猫性格问题,将她的文弃若敝屣;还有更多的人连文都没看过一眼,就人云亦云地评价。前者尚有疑义,后者只能令人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耳雅擅长于剧情铺设,《朗月》是传统武侠所走的探案路线,这些年的耽美武侠作品,剧情或孱弱或老套,看了前半节就能猜到后半节,在这一点上耳雅做的要比当下绝大多数原耽都来的出色。一系列案件错综复杂,每个案件都由多条线组成,以剧情来带出形形色色的人物,鼠猫的感情也在并肩查案中逐渐升温。

       但是她没很好地去利用她的强项,一篇小说往往由情节和情感两条线构成,笔力深厚的作家,在两条大线上会铺开更多的分支线。但是线越是铺得多,越考验作者的逻辑和对大局的把握,耳雅的剧情线铺开太多,却收不起来,每个案件总以反派智商莫名下降收尾,难免僵硬。

       她的另一个问题在于人物塑造。其实《朗月》中鼠猫的人设我是很喜爱的,展昭天性乐观、为人谦和,白玉堂潇洒不羁、出手狠厉,但是从头到尾人物没有成长,即使在他们的感情升华后,两人的相处模式也没有任何的变化。过于简单的人物,与过于复杂的剧情,构成两个极端,也就使读者容易看了一半便弃文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篇十年前的旧文,还是比当下许多文来得有味道。作者下功夫用心写,和为了点击率收藏量而写,是完全不同的。耳雅在很多地方都处理得很仔细,可以看出她考证了许多历史资料才动的笔。文中有一处写白玉堂从松江府出发,快马赶了几天路到应天府,又几个时辰从应天府赶至开封府,我心有疑惑,查了北宋疆域图才知道,原来当时的应天府在河南商丘,毗邻开封,直到明朝才将南京作为应天府。文中还有诸多细节,作为考据党内心十分欣慰。

       其余不谈,最重要的是,好文自有文气,耳雅在《朗月》中构建的那片江湖,恰好是我最喜爱的——侠肝义胆,充满朝气,属于年轻人的一片江湖,他们初尝了人间酸苦,亲友离弃,但他们还会一起并肩走下去。




评论
热度(5)

© 清蓝 | Powered by LOFTER